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9 钱第一次不见了没在意钱又不见了才怀疑被偷了今天一早去地里回家吃早饭撞见一个小青年在房间里正伸手拉抽屉。五良咬着牙冲上去甩了两巴掌小青年吓呆了傻傻地站着邻居赶过去七手八脚地把青年人捆了起来绑在南瓜棚柱子上。大家一致认为不管是为青年人着想还是为了村庄的安宁都要严厉教育惩罚小偷。退休老师祥贵闻讯赶去端详了好一会儿说好像是林天祥的儿子。 五良愣了一会儿自言自语地说放他回去算了几个老人异口同声说独生儿子跟宝贝一样他自己不敢管教。祥贵点一下头说这样的孩子不教育不行我们帮他教育捎口信到上村江小娟骑摩托车心急火燎地赶去。一看儿子被绑她发疯似的冲上去一边解绳子一边破口大骂五良他们诅咒下村人的祖宗十八代。好心被当成驴肝肺老人们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不让他们离开。五良跨到林天祥跟前搓着手小声解释林天祥心里想打狗也得看主人打我儿子就是往我头上淋尿水。他歇斯底里吼叫你们以为我不是副镇长宣传委员了好欺负了实话告诉你们我还是副主任科员,还是镇领导谁敢在我面前乱蹦乱跳我照样收拾他。林灿今年十七岁身高一米七二但仍一脸稚气他轻轻捋一下手臂扭头看父亲一眼低下头慢慢往人群外挪。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